第 19 章 第 19 章

推荐阅读: 穿到七零当厂花劲歌香江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恕我直言[综]逐欲红尘白月光她只想搞学习我有金手指[快穿]每晚都有特殊要求被迫虐渣的日子(快穿)谈恋爱不如上清华重生之卫七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夏清欢陆云湛刑宋心狂林羽何家荣江颜她掌中有星河[星际ABO]男频版豪门继女[穿书]穿成恶毒女配她女儿[穿书]红楼重组家庭

爱妃们为何那样

第 19 章:第 19 章

朕在杨妃的荣华宫里小坐了一会儿便打算离开了,临走的时候杨妃抓着朕的袖子,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朕猜得出来她大概是想让朕今晚留下来,但是鉴于朕随时可能要灵魂出窍,这件事是真的不行。

不过杨妃说出的话与朕想象中的还是有点差距的,她对朕说:“皇上,庆贵人有喜了,依着祖宗的传统您就算不升她的位分,也应该给她点赏赐什么啊?”

朕啊了一声:“朕还没有想好赏赐庆贵人什么,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杨妃嗯了一声,点点头,紧接着又问朕说:“皇上,臣妾知道您喜欢齐答应,但是让齐答应一直住在养心殿中终究不太得体,不如您让她搬到臣妾的宫里来吧,离您的养心殿也不远。”

“让朕回去想想吧。”

杨妃盈盈跪下,对朕说了一句:“恭送皇上。”

从杨妃那里回来不久后,朕回到了养心殿,看了一会儿闲书,忽然想到司徒风送过来的那个匣子朕还没有打开,便让孙和德去把小匣子给取了过来。

朕抱着小匣子坐在塌上,却不敢轻易将它打开,倒不是怕里面有暗器什么的,毕竟朕相信就算朕给司徒风十个胆子,他也做不来这种事。

“孙和德,你说司徒将军给朕能送个什么东西来?”

孙和德十分废物,对朕说:“回皇上,奴才也不知道。”

“行了,你下去吧。”

孙和德退下以后,朕将怀里的小匣子轻轻打开,然后就见到了那里面在红布上面躺了一个小人,很像当年司徒风对朕描述的那一个。

他什么时候买的?

朕抿了抿唇,将自己的工具箱从暗格中也取了出来,那里面同样躺了一个小木人,朕的活计比起人家专业的到底是差了一点,不过也只是差了一点,如果给朕足够的时间,朕保证能够做的比司徒风买的这个还要好。

朕把两个小木人放在手中把玩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朕现在的动作委实是有点幼稚。

“孙和德。”朕朝门外叫了一声。

孙和德很快就进来了,在朕的面前弯着腰:“皇上。”

朕本来想让孙和德把那个当年朕一刀一刀亲自雕刻出来的小人给司徒风送去,当做回礼,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面对着孙和德却忽然没有这种想法了,朕把两个小人攥在手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孙和德说:“算了,没事,你退下吧。”

孙和德一头雾水地退了出去。

朕将司徒风给朕带来的小木人一同放进朕的工具箱里,放回了暗格里面。

当年如果不是父皇和太子横插了一杠,朕与司徒风现在应该是一对很好很好的君臣。

不过想这些事也没用了,朕又不可能把先皇从皇陵里拖出来鞭尸,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朕在塌上躺了一会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还是没忍住将司徒风送给朕的小木人从暗格里面又翻了出来,抱在怀里。

朕迷迷糊糊地灵魂又从躯壳中离开,来到了庆贵人的碧溪宫,朕来的很巧,一过来就撞见了一出大戏,庆贵人知道了蓝逸风要成亲的事,现在正在跟他闹呢,而因为害怕被人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声音都压的很低。

蓝逸风向庆贵人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说:“我的心已经死了,就算我娶了齐小姐,我心中也只有你一个人,香儿,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你今天跟朕说起那位齐小姐的时候,看起来可不像是心死了的啊。

庆贵人声音哽咽:“你昨天跟我说,你会终身不娶的,结果你先在告诉我你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你让我如何信你啊风哥哥?”

“这桩婚事并不是我想要的,香儿你知道哥哥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的,只是父亲他,父亲他一定要逼我成亲,我本来想把这件事拖一拖的,但是谁能想到皇上他竟然直接给我们指了日子,就在下个月初三,”朕看不到蓝逸风的表情,但是能够从他的声音中听出无尽的痛苦。

“香儿,哥哥不是有意瞒你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蓝香儿接着问他:“如果不是今天皇上告诉我,你是打算一直瞒着我吗?”

蓝逸风沉默了许久,他心里大概是在骂朕多事,回了蓝香儿一句:“是的。”

庆贵人呜呜地哭了起来,朕的耳边传来不了摩擦的声音,想来这个时候蓝逸风已经上手将庆贵人给搂在怀里了,蓝逸风继续向庆贵人灌迷魂汤:“香儿,我的心里只有你,娶不娶妻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只能够摆布的我□□,我的心永远是你的。”

“不一样,不一样的……我想要全部的风哥哥……”

“我也想都给你,只是……”

“……”

蓝香儿与蓝逸风的这些对话酸了吧唧的,朕听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炸起来了,幸好朕现在被困在玉器中出不来,不然的话大概是直接上刀把这两个人给劈了。

蓝逸风又哄了好一会儿,蓝香儿的哭声才渐渐停止,她对蓝逸风说:“风哥哥,你要答应我,你的心一定要属于我。”

“当然了,除了你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夺走我的心了。”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酸话,朕听得牙都要倒了,好不容易熬到蓝逸风想要离开,又听蓝香儿向蓝逸风问道:“风哥哥,你之前给我的药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了,皇上如果知道了你我间的事情,他早就发作了,”蓝逸风轻轻一笑,颇为自信地说道,“这世上没有那个男人能够忍受住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这件事。”

就说了蓝逸风对朕有点误会,戴绿帽这件事朕是真的不太在意。

庆贵人当初如果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被迫进宫,好好求求朕,说不定朕也能给蓝香儿放出宫去。

朕派暗卫去调查蓝香儿和蓝逸风,蓝香儿的确是蓝大人的骨肉,但是蓝逸风却并非是蓝大人的亲生儿子,而是他死了很多年的旧友的孩子。当年朕大选的时候,蓝逸风与蓝香儿吵了一架,蓝香儿一气之下进了宫来,过了不久,蓝逸风也进宫来做侍卫了。

好啊,好啊,进宫来祸害朕来了。

两个人酸了一会儿,蓝香儿忽然开口对蓝逸风说:“风哥哥,你帮我找一种药,能够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死去,谁也查不出来的那种。”

“这种药可不太好找,香儿,你是想给皇上……”

诶呦,又要给朕下毒了,不知道为什么,朕竟然还有一点点期待是怎么回事。

庆贵人嗯了一声,但是底气不太足。

“香儿,你真的要这么做?”

“只要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我一定会想办法送他去见先皇,我受够了这种身不由己的日子了,我想和风哥哥永远永远在一起。”

朕:“……”

且不说朕现在就在碧溪宫里将他们的对话,蓝香儿哪里来的自信以为自己能够顺利把药放到朕的嘴里呢?

“好的香儿,既然是你想要做的,无论如何我也会帮你找到这种药的。”

蓝逸风终于从碧溪宫中离开,房间中只剩下了庆贵人一个人,她不停地给自己打气,暗示说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

朕听了一会儿便回到了养心殿中,掀开眼皮看了一眼朕怀中的小木人,然后又沉沉睡去。

庆贵人与蓝逸风对朕来说不过是跳梁的小丑,实在没有什么威胁。

第二日早朝过后,朕回到了御书房中,看了一会儿折子便想起蓝逸风与庆贵人。

如果按照庆贵人所想的,她要等到孩子生下来,而且确定是男孩才会动手,可朕实在等不了她那么长时间,朕必须给她一点刺激,比如她好好看一看蓝逸风与那位齐小姐是怎么恩爱的。

朕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了几下,然后就吩咐了孙和德接下来要怎么做,孙和德并不知道庆贵人与蓝逸风的私情,只觉得朕的这个要求有点莫名其妙,但他依旧没有追问,并且很圆满地完成了朕的要求。

不久后,庆贵人的身边就全部被这样的声音围绕。

“这首诗写的真好啊,听说是蓝公子特意为齐小姐做的呢!”

“是啊,我还听说昨天下午的时候蓝公子带着齐小姐游湖去了,两个人真是羡煞众人。”

“齐小姐与蓝公子可真般配啊,当初是蓝公子亲自去齐家求的婚呢。”

“蓝大人可真有福气啊,现在庆贵人庆贵人有喜了,儿子也要成亲了……”

“可不是吗?我听说那齐小姐长得是国色天香,比起杨妃娘娘也不遑多让呢!”

“……”

这些流言蜚语真真假假,整日在庆贵人的耳边环绕,让她的心里十分的难受,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而且与蓝逸风抱怨得多了,他会变得不耐烦,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最后干脆就不来看她了。

短短的几天时间,便让庆贵人消瘦了不少,脸色也没有从前那般红润了。

杀人要诛心,朕向来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西风白马小可爱的投雷~

楼不危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一觉醒来我怀孕了》150、番外《小师妹真恶毒》第120章 第 120 章,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aifeimenweihenayang.7fyd.com/7901633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