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王布婉

推荐阅读: 重生九七小甜妻[综]斑的姐姐是英灵朗星止痒五月泠天命为皇魔道小姐姐[快穿]太子宠妃日常(快穿)我是渣男[综]她来自地狱他的人设不太行贵妾之女热搜预定思之如狂我是女炮灰[快穿]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小甜梨旺夫小哑妻再世权臣百炼成神

小河,中游。

不知什么时候,王布婉被冲上岸。

小小的身子倒在草地上已经昏迷,额头上鼓起两个小包,受了伤。

胖乎乎的江九也趴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就这样,直到天色渐暗,倒在地上的王布婉忽然举起小手,在空气中乱抓起来,口中也呜咽喊着:“小龙别走,小龙别走......”

忽然,小布婉直挺挺坐起身,仿佛做了场噩梦,显得神色慌张,又有些害怕。

“小龙!”

当她看到自己的小龙正趴在那里人事不省,王布婉不顾身上疼痛,也不顾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和正在发抖的小身体,直接冲过去,将小龙紧紧抱在怀里。

“小龙,我好害怕,不要离开我,不要走好不好。”

“小龙,你快醒醒啊,你别死啊......”

“呜呜......”

小丫头一边哭一边碎碎念着,抱着江九的小手也越来越紧,直到江九喘不过气,呜呜叫了两声,她这才开心地看向江九。

“小龙!”布婉大喊一声又将他搂在怀里,就像是忽然找到了丢失多年的玩具,显得很高兴很高兴。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她轻轻拍着江九。

怀中的江九点点头。

他想说,我不会离开你,永远!

就像是,他想对连名字和相貌都不知道的母亲说,我不会离开你,永远。

只是......

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所有。

......

......

王布婉抱着江九回家了。

晚霞很美,镇中依然热闹。

当百姓们看到湿漉漉的小布婉抱着那只恶龙回来后,他们很有默契地停下手中工作,齐齐盯着布婉和她抱着的龙妖,神色说不出的怪异。

一路上。

布婉听到很多叔叔姨姨们的碎念,心情糟糕透了。

她只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又怎可能受得了这些委屈,一边走,眼中的泪水又忍不住吧嗒吧嗒落下来。

见小布婉终于回来了。

父亲面色不大好,没有理她。

母亲心疼地给布婉洗了个热水澡,顺便又给那龙妖也洗了洗。

吃了饭,布婉便抱着小龙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小龙不害怕,以后我保护你,不让人欺负你,乖乖。”

小布婉藏在被窝里,将小龙紧紧抱着,很快便睡着了。

江九心中不是滋味。

小布婉虽然有爹娘疼爱,但他却能感觉到布婉的不安,她很没有安全感,甚至很孤独,很害怕孤独,倒是和自己很像呢。

......

日子一天天过着。

江九的饭量很大,但他却不敢多吃,因为他很害怕,与其说他不会变化之术,倒不如说他忘记了龙族先天便会施展的一些小法术,所以他无法控制肉身大小,更无法化人,甚至无法口吐人言。

所以他害怕自己长得太快,会被小布婉的爹娘赶走。

但即便如此,他的身体还是越长越大。

王布婉却整天都会抱着他,不让任何人碰他,接触他。

一个月后,小布婉已经抱不动江九,只能让妈妈给她缝制一个小背包,背着江九。

两个月后,江九已经变得和她一样大。

于是,她只能牵着他。

这个时候,布婉的爹娘已经很少去管布婉,似乎放弃了她,因为布婉变得越来越叛逆,谁要是敢动她的小龙,她就会跟谁拼命,包括她的爹娘。

又过去数月。

王布婉还是一丁点,可江九却足有她两个大。

天气微凉,已然入秋。

四个月一次的集会开始了。

“快看呐,好大的一只怪物。”一位周边村落中的陌生村民惊叫。

“好丑啊,你看那妖怪的两只眼睛,真特么大。”有人喊。

“好家伙,不仔细看,我还以为是谁家的蛤蟆成精了。”有人惊叹。

的确,若非江九的这一身白色龙鳞,螭吻这种龙族妖兽的确和先天残疾的蛤蟆有些相似。

于是,刚刚出门准备带江九出去走走的小布婉忽然站在了江九身前。

两只短小的手臂高高抬起,有些愤怒的盯着这些面生男女。

“我不许你们过来!”她大喊。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边有人御剑飞来!

这是一个老道士。

......

江九受伤了。

他挣脱了老道士的铁索法器逃出了小镇。

王布婉大哭着被她的父亲抓了回去。

然后,他遇到了她。

江九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梅苏儿。

他记起了一起。

......

......

......

......

“师父,你在哪里......”

柴刀的刀锋距离他越来越近,他知道,今日必死。

但他却不知道的是,他命中注定不会死。

这是他的命数,所以梅苏儿出现了!

即便梅苏儿没有出现在这里,他依然不会死,这是定数!

......

在这一刻,小山间风雪骤停。

这不是过分夸张的风景描述,而是事实,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事实。

因为风真的停止了。

因为漫天大雪真的停止了。

不仅是风雪,就连王父手中那即将落在江九身上的柴刀也停止在了空气中,甚至是二人额前的碎发和随风狂舞的衣摆也停在了空气中。

便显得这幅画面相当诡异。

这是真的诡异,因为不远处的一行凡人,他们却没有被某种力量‘停止’在原地,所以他们可以行动,但他们眼中的画面却已经定格。

怎么回事?

没人知道。

百姓们不知道。

王父不知道。

江九不知道。

便在此时,有声音自天上传来。

那是破风声!

循声望去,他们看到了两道正在朝下发极掠的黑影。

因为无法动作,甚至连瞳孔都无法移动,江九和王父只能凭借余光中那广角范围并不大的视野看到上方那一闪而没的两道黑影。

是的。

之所以百姓们眼中的画面被定格,正是因为梅苏儿用神识锁定了王父所在的这片空间,以至于王父和被他束缚的江九,以及风雪皆无法行动。

很快。

当那两道黑影踏着飞剑已致下方,落在江九的身后,场间所有人都看清了来人的相貌和打扮,他们甚至以凡人之力察觉到了其中一人身上的异样。

那是妖气!

黑袍的质地很好,面料很厚,穿在梅苏儿的身上便显得十分宽大,显得十分神秘。

卓月站在她身边,依旧撑着大白伞,她面色极为难看的盯着王父,所以百姓们已经猜到了来人的目的,当下便又开始替王父担心起来。

江九此时还无法行动,所以他无法回头去看清来人是谁,便有些期待,也有些担心。

期待是因为他希望来人是自己的母亲和舅舅,或者是自己的师父,担心是因为他害怕来人对自己不利。

就在这个时候,那定格的画面忽然动了。

风起,雪落,呼啸声阵阵。

江九恢复了行动力。

王父却依旧举着柴刀。

本文网址:http://baishexiuxianchuan.7fyd.com/7901606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