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分阅读小说 > 其他类型 > 落池 > 番外4:睡美人

番外4:睡美人

推荐阅读: 男频版豪门继女[穿书]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夏清欢陆云湛重生之卫七劲歌香江每晚都有特殊要求心狂寻寻善诱我有金手指[快穿]穿成恶毒女配她女儿[穿书]穿书后我被偏执男主威胁了田园神医刑宋[海贼王]黑桃厨娘落池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恕我直言[综]神医倾城:腹黑王爷,请从良穿到七零当厂花重生之宁为宦妻

偶尔有空闲,两人也会像普通情侣一样,一起去超市采购。

除了鸡蛋,叶钦买牛奶同样精打细算,这个买一箱送三包酸奶,那个送一个玻璃碗,便能让他犯难,两厢犹豫不决。

程非池见叶钦戳了几下那酸奶的包装,刚打算拎这一箱,就听见叶钦匆忙扔下一句“等我一下”,然后撒腿跑没影了。

是去看酸奶和玻璃碗的价格了。

回来的时候坚决拿捆玻璃碗的那箱牛奶,气还没喘匀:“这、这个碗贵,划算。”

程非池接过去,另一只手抹一把他鼻尖的沁出的汗,说:“跑那么远,就为了对比价格?”

叶钦用口罩虚虚盖住嘴巴,闻言皱了皱鼻子:“苍蝇再小也是肉啊。”

回到家里吃过饭,叶钦沐浴更衣,把自己弄得香喷喷,进卧室打开衣柜,第不知道多少次摆弄他的新衣服。

开春有个慈善晚会,程非池给将作为嘉宾参与的叶钦定了套名贵的西装。

叶钦每天晚上回家把这西装从衣柜里拿出来看看摸摸,对着镜子来回比划,却一次都没舍得试穿。

程非池知道他爱臭美,让他尽管穿:“穿脏了再订一套新的。”

叶钦摇头:“不了不了,平时没有需要穿西装的场合,浪费。”

想来从前叶家虽不算什么豪门,但也家底颇丰,叶钦从小娇生惯养,衣食住行吃穿用度,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如今竟沦落到一件衣服也要精打细算的地步,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定要感叹一番风水轮流转。

程非池无心唏嘘,他拍拍床沿:“过来。”

叶钦把西装收拾好,走过去坐到程非池身边,乖乖接过他递来的热牛奶,抿一口,眯起眼睛哈一口气,舒服得像只被撸毛的小猫。

程非池便抬手去揉他细软的头发,顺势捏了一把后颈肉:“是不是胖了?”

靠外形吃饭的叶钦先是一惊,随后便明白过来,牵着程非池的手放在自己腰上,嬉笑道:“那顺便摸摸看,睡衣是不是也得买新的啦?”

被识破意图,程非池面上依旧坦然,点头道:“也好,我也打算重新买一套。”

睡前叶钦在X宝刷了半小时情侣睡衣,多是男女款,没劲得很,扔下手机往捧着书倚在床头的程非池怀里钻,嗅他身上的沐浴乳清香,打了个哈欠说:“要是真胖了,我就穿你的睡衣好了。”

程非池笑了下:“别人穿过的旧衣服,不嫌弃?”

过去总是嫌弃这嫌弃那的叶钦摇头,脸颊蹭了蹭温暖的胸膛,嘟哝道:“哥哥不是别人啊。”

慈善晚会当天,程非池和叶钦一同前往。

除了娱乐圈人士,在场还来了不少社会名流,主办方在会场外开辟了一片公共场地供嘉宾休息,里头衣香鬓影、笑语晏晏,俨然成了一个大型交际场。

叶钦一进去就碰到熟人。今天的刘雨卿穿一袭明黄色长裙,身段婀娜姿态婉约,看到叶钦笑盈盈地给他递饮料,见他身边还有一人,故作惊讶道:“原来可以带家属呀?亏了亏了,我赶紧打电话叫家里那位过来。”

叶钦知道她在打趣自己,笑道:“姐姐姐夫都是圈内人,哪用得着拖家带口来蹭饭?”

刘雨卿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哦――原来程总是沾你的光来蹭饭的呀?”

叶钦顿时又急又窘,连连摆手:“不是不是,他也是受邀来的。”说着扑闪大眼睛,用既真诚又可怜眼神偷瞄身边的人。

程非池“大人有大量”,自是不会同他计较。三人找地方坐下刚聊一会儿,叶钦接到经纪人的电话,说要出去跟同组合的朋友碰个头,走前还不忘叮嘱他们帮他看着位置。

刘雨卿目送叶钦的身影走远,放下手中的杯子:“程总今天怎么有空来这种小场合?”

直到叶钦的身影完全消失,程非池才将视线从人头攒动的门口移回来,言简意赅道:“陪他。”

“彼此是对方的初恋,从头到尾都属于对方,简直是里的情节。”刘雨卿发出感叹,“真羡慕啊。”

程非池笑了笑:“中间分开过一阵子。”

刘雨卿过来人似的表示理解:“学业和事业,恋爱道路上两大拦路虎嘛。”

“也不全是客观原因。”说到这里,程非池忽然想到什么,问道,“您是叶钦的前辈,或许知道当年他入圈后一些情况?”

叶钦被宋拉着聊了半个小时。

话题围绕着本场演出开始,不知怎么的就扯到私人问题上了,宋说自己的圈外女友怀孕了,正在考虑退圈事宜。

叶钦吃惊之余又心觉惭愧,自打他从合租宿舍搬出来后就鲜少回去,除了工作便成天和程非池腻在一块儿,去自己公司报道的次数都没去程非池办公室的次数多,对宋这个弟弟更是疏于关心,以至于现在才得知这么大一件事。

他劝宋不要轻易决定,年纪轻轻的演艺事业刚有起色,现在放弃太可惜了,还是尽量在事业和家庭间找个平衡点为好。

回去的路上叶钦还在琢磨,宋刚二十出头,还是个孩子,竟然就要当爸爸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既疯狂又不计后果。

那两人还坐在角落的沙发里聊天,走近便听到刘雨卿清脆的笑声:“我们也准备要孩子了,到时候认你们俩做干爹。”

也在聊孩子。

叶钦走过去坐下,问他们聊什么,刘雨卿神神秘秘地比了个“嘘”的手势,说:“马上入场了,小心让周围的记者听了去。”

晚会持续到夜里十点多。

累了一天的叶钦脑袋倚着车窗打盹,程非池怕他着凉,在等红灯的时候托起他贴在玻璃上的脑袋往椅背上放。

叶钦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半阖着眼睛挣扎看向程非池:“哥哥,你想不想要……小孩儿啊。”

程非池先是愣了下,随后了然:“怎么突然问这个?”

叶钦咂吧几下嘴,困得眼角湿润:“就、就问问呗。”

程非池早已习惯了小家伙半梦半醒间说胡话,便也半真半假地回答:“家里有个小孩儿,一个就够了。”

或许是因为听到想要的答案,叶钦这晚睡得特别香。

次日周末,两人不打算出门,打开一部电影消磨午后时光。

中途叶钦上卫生间,出来后像往常一样调皮地用刚洗过的手到处甩水,被程非池一把捉住两只腕子并在一起,用面纸沿着每一个指缝细心擦干。

叶钦浑身痒痒肉,蹭一下手心都痒得咯咯直笑,想躲又挣脱不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抱怨程非池一身蛮力堪比野牛。

程非池见他手腕被捏出一圈红印,稍微松了点劲:“你还是小孩儿,当然没我力气大。”

叶钦想起昨天在车上问的没头没脑的问题,兀自红了脸,忽而又想到一件与之相关的往事,试探着问:“那你还记不记得,高中上体育课的时候,我从单杠上掉下来……”

程非池点头:“记得。”

“你怎么想的啊。”叶钦道出心中的疑惑,“我那时候那么……那么坏,不帮你作证,还扎你自行车,你为什么救我?”

手擦干了,程非池扔掉纸,把叶钦微凉的手包在掌心揉搓,说:“什么都没想。”停顿片刻,补充道,“摔下来会很疼。”

简单到找不出任何隐藏含义的两句话,让叶钦怔住了。

哪怕自己给过他那么多不堪的回忆,他也从未想过报复回去,甚至从过去到现在,都不愿让自己承受一丁点痛苦。

一如知道自己爱胡思乱想,他便用行动坦诚地表露从始至终未曾减少一分的包容和爱意。

即便时过境迁的马后炮毫无意义,可每当意识到这一点,叶钦心里总会生出汹涌而急切愧疚情绪,觉得自己能给哥哥的太少了。

还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电影的后半段,叶钦走神走到外太空,pass掉无数种在他看来不够有诚意方案后,天马行空的思维在超纲脱轨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于是程非池从厨房洗了水果回来,就看见叶钦跪坐在沙发上,用胳膊在腰间来回比划。

他以为小家伙又想搞纹身什么的,刚要劝阻,听叶钦小声咕哝:“要是当年……五年过去了……现在孩子应该有这么高了吧?”

仔细一问,原来叶钦最近接的剧里有现下流行的带球跑情节,再加上这两天总有人在他跟前念叨孩子,他就想着要是现实跟电视剧一样戏剧化,当年一发中标什么的……

挺不可思议的话题,叶钦描述得磕磕巴巴,还没说完程非池就笑了:“那我们晚上试试。”

叶钦也后知后觉自己这番联想无厘头得很,憋笑憋到脸颊通红,抄起抱枕挡脸,还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你真不想要小孩?”

他刚才想过了,如果程非池想要孩子的话,他们俩可以领养一个。虽然他不喜欢小孩,但是如果小孩能对哥哥好,让哥哥开心,他不介意被分走一半关怀。

“不想要。”程非池这回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拿开叶钦面前的抱枕,将洗干净的一颗草莓塞到他嘴里,平淡地重复,“有你就够了。”

难得提到分开的那五年,叶钦枕着程非池的腿,在电影片尾的轻音乐中讲述往事。

“其实我记不太清了,日升日落,冬去春来,每天都差不多。”叶钦知道程非池那几年过得也不全然顺遂如意,尽量将自己的生活描述得轻松些,“上学跟工作也没什么区别嘛,唱唱跳跳就有钱拿,这么一想,我比大部分人幸福多了。”

程非池昨天刚从刘雨卿口中得知叶钦出道后的种种不易,包括查不到的那些诸如全网黑、签下不平等合同被公司苛待的事,联系周封说过的那些,便不难得知叶钦如今过分勤俭节约的习惯是如何养成的了。

前阵子两人出去玩,在小区门口看见几个黑衣黑裤戴墨镜的男人,叶钦脱口而出“他们讨债公司的都打扮这么社会吗”,接着就掏出手机说要报警,由此可见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普通百姓接触不到的民间组织,说不定还与之打过交道。

那个没有他参与的五年,叶钦好像变了很多,又好像没变。从前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跌落人间,在泥里摸爬滚打弄得浑身灰扑扑,内里却仍旧干净纯粹,热血未凉。

程非池忖度片刻,没有直接戳穿叶钦的谎言,低头看他,手掌贴着他略显尖削的下巴,问:“真的?”

叶钦早就给自己洗过脑,毫不心虚地接受了这个设定,咧开嘴笑:“真的啊,那五年过得飞快,就像睡了一觉,眼一闭再一睁,哥哥就回来啦。”

一边说着,一边自己抬手捂眼睛,再张开指缝看程非池,以佐证话语的真实性。

叶钦的睫毛长而浓密,忽然睁开的时候,像一把小刷子扫在心上,接着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只装着程非池一个人的眼睛。

电影的黑底白字走到尾声,音乐渐渐隐去,两人仿佛意犹未尽,在沙发上相拥厮磨。

方才绵长的一个吻几乎透支了叶钦的体力,他软绵绵地躺在沙发上,胳膊环着程非池的脖子,由着他在自己唇瓣上落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

程非池一手撑在叶钦身侧,就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描摹他的面容的每一寸,让早就刻在脑海中抹不去的浓烈线条加深,再加深。

视线无预兆地被亮光晃了一下,程非池双眼微眯,用沙哑的嗓音再次确认:“我一回来,你就醒了?”

身处感情中的人都不能免俗地会陷入一个名为贪婪的漩涡,自己把他放在心尖上,便渴望他也将自己视为全部。

叶钦迎着他的目光,直白坦荡地说出他最想听的答案:“是啊,哥哥亲我一下,我就醒了。”

嘴角漾开一抹笑容,程非池问身下的人:“白雪公主?”

白净的皮肤迅速爬上一层红晕,叶钦又不好意思了,别开脸看别处:“什、什么公主……”

“那睡美人?”

……倒是比白雪公主贴切几分。

极其爱睡觉的叶钦羞得耳根滚烫,抬手推程非池的胸膛:“好了好了,该睡午觉了!”

程非池没有午睡的习惯,或许因为温度适宜,周遭宁静,这次竟睡着了。

叶钦醒来后,先伸了个小小的懒腰,然后轻手轻脚地从程非池的臂弯里爬出来,赤足下地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再去倒一杯温水备在床边。

做完这些又爬回床上,缩回侧卧着的程非池怀中,执起他垂在身侧的手,让狭长的光线滑过他每一根修长的手指,最后落在骨节分明手背上,几乎能看到青色血管下湍急流过的热液。

说来有些矫情,可再没有其他言语能描述当下清晰的实感――只需握住他的手,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他的世界可以很大,大到一辈子时间都不够踏遍;他的世界也可以很小,小到只需要这方温暖的怀抱。

随着紧贴的皮肤间温度逐渐攀升,叶钦缓缓呼出一口气,释放了无意间闯进心头的最后一缕关于过往的重量。

很快有新的东西填满腾出的一点空间,暖如手心的热度,亮如窗外的春光。

程非池才是他的光,他走了许多弯路,花了好长时间,才学会抓住他,珍惜他,用同样的热忱回报他。

握着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叶钦忙将它放回原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

沉睡多久都可以。

他在梦里披荆斩棘,他的王子在梦外跨过崇山峻岭,终会赶到这里,用一个温柔的吻将他唤醒。

余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第15章《飞灰》61 番外:我有你(下)《隐衷》提前小剧透,喜欢的请收藏本站,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luochi.7fyd.com/6653354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