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推荐阅读: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劲歌香江白月光她只想搞学习重生之卫七帝宠穿到七零当厂花她掌中有星河[星际ABO]每晚都有特殊要求寻寻善诱甜蜜臣服[娱乐圈]谈恋爱不如上清华心狂落池我有金手指[快穿]重生之宁为宦妻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田园神医刑宋逐欲红尘

唐茗很不客气的大哭一场, 眼泪没流出来, 但那悲伤顾葭倒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 他没办法的拍着唐茗如今宽厚敦实的肩背, 哄小孩儿一样说道:“我的唐兄呀, 可别再哭了,比个奶娃娃都要声音大,也不嫌丢人。”

唐茗脸上肉堆在一起,胡子剃得干干净净, 乍一看是个整洁的胖子, 他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泪, 眼神飘向一旁的王尤,随即心思剔透地笑着对王尤说:“王先生,真是太感谢了,好在你和顾三先生认识, 要不然今日恐怕我连那大牢都不能出来!哎, 实在是感谢, 只是不知王先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同顾三先生是在京城的时候相识, 顾三先生当时在京城那可是风云人物呀。”

王尤尤其不爱别人盯着自己的脸看, 他的脸眉目生得好,但也架不住皮肤坑坑洼洼, 比之那被轰炸过后的上海地面都要惨不忍睹。

可他自从身份随着将军府将军的器重水涨船高后,这种不愿意让人看的心情又复杂起来,别人看他吧, 他不自在,不看他吧,又认为对方看不起他,十分难伺候。

王尤眼皮不自觉的垂下去,盯着顾葭那露出脚趾的凉拖鞋瞧,目光犹如无形飘在空中的蜉蝣,从顾葭那粉色的脚趾头往上爬去,沿着那性-感优美的曲线一直爬到脚背上那些美丽的青筋上方停止:“顾三少爷自然是到哪里都是风云人物的,当初在天津卫第一次见他,陈家的生日宴便像是他才是主角一样,十分有意思。”

顾葭在心里‘哦’了一声,想:原来是天津卫的故人。

他一面跟看电影儿似的在脑海里翻找关于王尤的一切消息,一面招呼两人进去说话:“瞧我,让二位贵客在这里站着,也没有一杯茶水,快快进来吧,家里有英式烘培的点心,刚巧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小童才送来的呢,配上红茶很是美味。”

他说完,又偷偷好奇的看了一眼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小奶娃娃,恍惚间,说了一句:“你也不给他擦一擦,小孩子就任由人家这样脏兮兮的吗?无忌小时候可干净了。”

“来来来,你抱去给他擦吧,我可不敢招惹这娃娃,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他的,一看见我就哭,也不会说个话什么的,能说话也好叫我知道怎么做呀,是眉毛不合这小爷爷的审美还是嘴唇该涂个口红呀?”

顾葭乐道:“你倒是越来越嘴贫了。”

“不贫不行,现在什么都不叫写,再不让我嘴贫些,我就要憋死了。”

顾三少爷接过唐茗怀里的婴儿,他抱那小孩子的姿势十分熟练,惹得唐茗侧目赞叹:“三少爷你这是天生的抱小孩子的怀抱呀,我都学了好些日子才上手,不然生怕将他摔咯。”

“哪里有天生的呢,就好像你学游泳、学骑自行车、学汉字一样,是只要学会了,就一辈子不会忘记的……”顾葭声音轻轻的,垂着纤长迷人的眼睫看怀里的小家伙,他一边嫌弃一边又拽了口袋里的手帕给小家伙擦眼泪鼻涕,小家伙登时睁大了圆溜溜黑葡萄似的眼睛,咿咿呀呀的乱叫,像是笑了。

“欸!这小子,我就差把命给他了,他都不对我笑一个!可恶之极!可恶之极!”胖乎乎的唐先生摇头晃脑,悲伤的诉苦起来。

一旁的王尤却是终于偷偷摸摸也将视线放在了顾葭的上半身去,只见顾三少爷抱着小宝宝,抖啊抖摇啊摇,身体格外柔软的样子,周身弥漫着淡淡的香气,有种说不出的奇妙冲击。他也看了一眼那小宝宝,觉得十分之丑,团头大眼,小鼻子,兔唇,没牙齿,分明是活生生一个大头怪物!

说话间,顾葭令二人到了一楼大厅旁边的会客室,会客室内放置了三盆冰,已经差不多都化成了水,正被穿着灰色布衣的下人们撸起袖子搬

出去。

顾葭让王尤与唐茗分别坐在独位的沙发上,他则又让时时刻刻紧盯他的大丫头金喜去打一盆热水,并且准备两条柔软的小毯子过来。

话音刚落,又有穿着统一制服的小丫头提着一个精致的银质点心盘过来,点心一层层的叠在上面,每一层竟是还有娇嫩的鲜花做衬,仆人们来来往往,一时间往小茶几上摆放了满满当当的点心和装饰,十分惊人。

饶是在将军府待过的王尤都不得不感慨这陆公馆内不管是装饰还是陈设、下人的素养、主人的吃穿用度都比将军他们好几倍!

他如今好歹大大小小也是个官,但是他的工资要过这样的生活那绝对不可能!他连自己的公馆都没有,还租住在一栋四层小楼的其中一间房间里。

那房子是王家的产业,虽然和他同样姓王,但人家是当地大家族,他不过是日本人的走狗,走狗因为日本人的关系,免除了房租,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王尤并不以免除了房租而感谢王家,且时时刻刻都惦念要接母亲住进属于自己的大房子里去,如今见了顾葭这派头,想要搬家的念头便更为强烈!

顾葭首先顾着小宝宝,将小宝宝浑身擦了一遍后,换了尿布,又裹了好看的小毯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同王尤等人说话:“哎呀,你们先用点心呀,都看着我做什么?”

王尤笑了笑,说:“哪里有主人家还没有准备好,就叫我们客人随意的?”

“还和我客气,再客气我就打你出去。”顾三少爷挑了挑眉,又扭头同唐茗说话,“对了,电话里你也没有和我说清楚,只说要把这小孩子带过来,难不成带过来就让我养了?”

因为长胖后极为怕热,唐茗便一直拿手扇风,好不容易进了凉快的室内,那汗水便干了,衣裳也不透了,正舒舒坦坦的靠在沙发上喝冰镇过的红茶,一口下去,爽得从脚尖抖到头发,唐茗轻松自在地道:“不然呢?这可是你小叔叔。”

顾葭摇头,伸手让小宝宝捏着自己的手指头,而后又抽走,理智着说:“不是了……顾家和我早就没什么关系了。”说罢,他又想起当初的顾老爷子和小宝宝的生母红叶,这两人一个死了,一个据说是生下这小家伙后就吓跑了,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有的,他不欠顾家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这孩子我也养不了,你知道我工作,比较不适合养孩子,三天两头我也不着家,弄个奶妈养他吧,又怕没人看着,把小孩子养得不好,送去给你妈他们那边,也是没有一个人要,都说揭不开锅,没有多余的闲钱养这么个小耗子。”唐茗声音不如之前那样玩笑时夸张,他诚恳地同顾葭交流,掏心窝子一般道,“他就是个没人要的,你若也不要,我养也行,只不过养得好与坏,我不能负责,日后等他长大了,懂事了,能够说话,告诉我他很孤独的时候,我也没办法陪他,我的热情都献给了我的事业,所以只能对不起他……”

“咿呀……”顾葭身边的小宝宝像是听得懂唐茗说话一样,附和了一声。

顾葭抿着唇,手掌拍了拍小家伙并不怎么圆滚滚的小肚肚,不知道该怎么抉择。

王尤这时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现在这世道,孤儿多了去了,吃不饱饭,长不大的也多如牛毛,唐兄你随便出去走走看看,那些小乞丐们为了一顿饭能做出什么事情,你想也想不到,所以这个小家伙已经足够幸运了,好待有人愿意接手,顾三少爷也不必为难,这不是什么值得为难的事。”

王尤无法理解他们对一个小婴儿的同情,这个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一个小婴儿现在还什么都不懂,就算是死了,也当是解脱,这世道不来也好。

顾葭摇头,却也不知道是否

定王尤的话,还是否定自己,他犹豫许久,最终在被小宝宝含住指头抱着不放的时候,心里某个地方软得不像话,他几乎是瞬间感到一阵阵鼻酸,眼眶发烫,但在朋友面前,他还是保持着平静,努力维持体面,声音温和的说:“算了,我不做决定,如今我在家里可没有一点儿地位,还是等无忌回来,看看他怎么说吧,我听他的。”

唐茗塞了几个饼干到嘴里,没有催促,不过依照他对顾葭的了解,顾少爷应当是动摇了,而且……

唐茗环视了一下陆公馆,十分确定顾三少爷定是和陆七爷和好了,不然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呢?不愧是顾三少爷,平常人如果是玩弄了陆七爷,估计非死即伤吧?

更重要的是,顾三少爷若是打算就着陆七爷这一只羊薅羊毛,有个小孩子在中间充当两个人的孩子不是挺好吗?多容易增进感情啊。

唐茗自认想的蛮周到,但是这种私-密话不适合在有客人——王尤——的情况下说,只能委婉地道:“小孩子是大人之间的开心果,我想如果你想要养,没人会拒绝的,顾兄,信我。”

顾葭点点头,笑容有些勉强,总觉得唐兄好像意有所指,不过他也不大在意,为了不让王尤有被冷落的感觉,他自然的又和王尤聊起来,说:“王兄最近在忙些什么呢?是什么时候到的上海,我都不知道。”

王尤听顾葭和唐茗说了半天话,终于轮到了自己,却是不怎么想聊,他含糊着说:“和陈传家一起来上海的,只不过后来打仗走散了,他仿佛是去了南方,我阴差阳错留了下来。”他如今也不叫陈传家少爷了,直呼其名。

顾葭这回才是真正想起来王尤是谁!竟是陈传家当初介绍给他认识的表兄!

顾葭总是怀念天津卫的日子,他一切孤单又绚烂和平的日子都在那里,因此看王尤的眼睛都亮着光:“我还记得王兄的妈妈呢,阿姨可还好?”

王尤垂下眼皮,露出一个笑容:“我妈她挺好,挺好的。”在骨灰盒里挺好的……

大叽叽女孩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民国渣受交际花》14.014《二世祖总在魅惑人心[重生]》24.024《365棋牌一全民街机合集_365棋牌娱乐_开心365棋牌火嘛非要找我复合[穿书]》021,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minguomingliuzhashou78.7fyd.com/787319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