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从来被针对

推荐阅读: 重生之宁为宦妻红楼重组家庭落池劲歌香江甜蜜臣服[娱乐圈]每晚都有特殊要求被迫虐渣的日子(快穿)夏清欢陆云湛刑宋寻寻善诱她掌中有星河[星际ABO]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穿到七零当厂花穿成恶毒女配她女儿[穿书]男频版豪门继女[穿书]白月光她只想搞学习恕我直言[综]神医倾城:腹黑王爷,请从良田园神医我有金手指[快穿]

[王者荣耀]风起峡谷

第 26 章:从来被针对

“原来那个可爱的小男孩是孙膑啊!”在小黑屋里,我恍然大悟。

当时因为要救他,所以才没有细想太多。叹口气,对自己的超长思考线表示很耻辱。

就在我狠狠反省自己的时候,小黑屋的门突然开了,靠着大门的我一不留神就往后倾倒,呈躺尸状躺倒在开门的人面前。对上诸葛亮似乎带有嫌弃意味的眼睛,我憨笑,赶快从地上爬起来,果不其然听到了他的叹息声。

嘿,要不是因为你突然开门,我会变成这样子吗?把造成这一切的责任在心里暗暗推给他,我拍拍身上沾染的灰尘,问道:“为什么这么早把我放出来?”根据我读的稷下学院校规,不应该让我在里面反省到明天上课吗?

每个稷下学员,在进入学院的第一天,就会得到一本稷下学院指南,里面详细的介绍了稷下建学以来的光辉历史、稷下校规、特色活动……还会附带一张学院地图。

但地图不是书本中的任何一页,而是附加进去的,所以如果弄丢了的话,学院可不会补新的哦,这就是诸葛亮为什么建议在校医室张贴学院平面图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郁珊要在校医室看到地图才去机关学院,这就要把时间回溯到刚进来学院的那时候啦。

学院指南作为一本书,虽然比较薄,但如果按稷下学院的特性,啊不对,是老夫子的脾性,是不可能一本一本发给学员的,他只想这样对自己的爱徒这样,所以就把这本指南放在每个课桌的桌肚里。

我第一次拿出来,已经是进入学院好几天以后的事了。因为莫名其妙得罪了不少人的缘故,在我和诸葛亮去长安城的那一段时间,我的课桌就被班上的女生血洗了,要不是记着庄周老师的警告,她们可能就想一直维持着我课桌狼藉的样子,然后在我回来的时候好好嘲笑一番。我的地图也是在那时候不见的。

好了,别扯这些没用的啦,还是听听诸葛亮解释我这么早出来的原因吧。

“夫子不是说过今晚要去观星台吗?就差你一个人了。”原来是因为要观星啊,我还以为是夫子看在我为孙膑出气的份上,才放我出来的,看来是我想多了,夫子确实有什么不可说的打算。

“赶快去换衣服吧,这样子像什么话?”我回过神,便没有看见诸葛亮了。

很急吗?我疑惑了一下,不过还是决定去换上现在唯一干净的衣服:自个儿寝室里的魔道学科校服。

观星的话,应该穿常服才比较合适,毕竟是一个很陶冶情操、放松的事,穿的太正式可能会适得其反。可是我想这么多有什么用,这是唯一一件干净的衣服了,要不然我是想穿着脏衣服,还是想随便拿几个材料DIY,还是……?

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我长舒一口气,按照对地图的记忆,往自己宿舍走去。

与此同时,观星台。

“孔明啊,那是郁珊娃娃吗?”看着不远处已经来了的余珊,老夫子问道。他旁边的诸葛亮叹气:“夫子,郁珊是魔科的,那余珊是武科的,您作为校长怎么自己都没弄明白?”

被戳穿的夫子咳了几声,一本正经道:“哎呀,我这不是考验一下你的眼力嘛,这不,挺好的,哈哈哈……”干笑了一下,发现诸葛亮没有任何反应,夫子摸摸胡子,若无其事的看向其他地方。

不想,这一看,就看到了他寻找的目标,夫子对着那人高呼:“郁珊娃娃!”还在整理衣领的我,被这一声吓了一下,后朝着夫子走去。

“夫子。”走到老夫子面前,我鞠躬道。

“哎呀郁珊娃娃别这么见外,快来快来。”夫子一如既往的热情,还是让我受宠若惊,来到他的面前,面对总是在我面前露出“姨妈笑”的夫子,我却始终不明白其中意味,但这种场合保持微笑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不过观察了四周后发现,周围的学员穿的都是自己学科的校服,那我穿这身就不尴尬了呀,所以我为什么要用微笑来掩饰尴尬呢?

恰巧夫子发现了这点,不过他好像想错了地方,就趁我笑容变得有点僵硬时,他悄悄凑到我的身旁,突然小声问道:“郁珊娃娃,你在看什么?”

我被吓得笑容凝固,随后收起那难看至极的微笑,长舒口气,对上夫子八卦的眼神:“我,我在看他们的校服啊,夫子有什么事吗?”“哦?”这明显上扬的语气,为什么让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时周围人的目光看过来,夫子笑嘻嘻道:“老夫虽然老了,但也不是不懂你们这些小心思。年轻人嘛,做什么都要坦诚点,夫子我不会计较什么的。”

这使得那些人的目光变得奇怪起来,甚至我还感受到了一部分的……嫉妒、羡慕、愤恨。

???不是吧,我都还没明白是什么事,你们就知道了?是我跟不上你们的思维,还是你们想的东西太过邪恶,以至于我弄不懂?

“我常因为不够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我终于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你们这群人就是一群变态!

眼神逐渐变得惊恐起来,下意识往后挪了几步,可那些向我投来嫉妒、羡慕、愤恨目光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我?在我迈出第二步的时候,一个离我最近的女生抓住我的手腕。

空气在此刻凝固起来,我的脑海里没有了挥之不去的“我常因为不够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而是一大堆弹幕“有人抓我手腕了!”

不知道我手腕是禁区吗?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人!想时迟,那时快,几乎是下意识反应,那个抓着我的女生,就这样被我狠狠地过肩摔在地。

事件发生的太过突然,连我这个当事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另一个人却在这时冲了出来。

“同学你没事吧?”洛筱扶起被我摔倒在地的女生,待那人道谢后,指责道:“郁珊你怎么可以这样,她和你无仇无怨,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我想要开口解释,可是众人的怒火已经被她挑起,他们纷纷嚷嚷:“是啊,郁珊你怎么可以利用特权欺负人?”“早就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暴露了。”“依我看,她能得到诸葛男神的关注,也是用这些手段的。”“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离我男神远点!”

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的洛筱,在人群中对我露出讽刺的笑容,嘲笑此刻成为众矢之的的我。

“不喜欢被人抓手腕?还会把人摔出去?你不是在逗我吧?”听了吴启的话,洛筱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坑自己。

见自己的女神不信,吴启作沉思状:“其实我也不太信,这是我从武科那位插班生那里打听的,那人和郁珊简直一模一样,名字也是,只是发音不太……”

“停停停,”打断了吴启的滔滔不绝,洛筱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道,“你是说武道学院的余珊告诉你的?”

想想在余珊来的第一天被人围观的时候,她在人群中看的自己那一眼,自己仿佛进了冰窟,那是何等可怕的眼神,要不是没有感觉到身上没受伤,她都要以为她下一秒就要被那个可怕眼神的余珊杀害。

虽不知道余珊那铺天盖地的杀意是针对谁,但她之后在武科的一系列表现让洛筱叹为观止。打败杨桂英,要不是夫子及时阻止,只怕她要杀了与自己切磋的人。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她见到人就杀呢?

洛筱想不明白,但余珊被人误认为是郁珊时,说的那句话深得她心:“郁珊?呵,连你也把我认成她吗?看来是该铲除了。”

看看这说的,分明是对郁珊有着深仇大恨,那她说出来的信息应该不是骗他们的。所以洛筱在今晚就利用这一点,让郁珊被全校人孤立,让她也尝尝自己前阵子受的委屈!

“郁珊你怎么不说话啊?平时不是很横吗?”“我看是被戳穿了,所以才不说话。”不理那些自说自话的人,就像以前一样,别人的话语不放在心里,反正他们怎么说和自己也没有关系,他们的看法也不会动摇我什么,毕竟我是一个人嘛。

“一个人就好,这样就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遵循着心中的话语,一直到现在。

有了朋友也只会增加负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什么时候会背叛你,没有朋友就不用想这么多。

我知道这么想很悲观,可是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我的生存之道吧,我只适合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玩了几天王者,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手机内存支撑不了王者!

所以我把它删了,安装上了其他软件,以便找灵感。

所以以后哪里写的和王者有点出入的,请各位见谅。(鞠躬)

陌坷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王者荣耀之穿越次元来寻你》启程去稷下,希望你也喜欢

本文网址:http://wangzherongyaofengqixiagu.7fyd.com/7901595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7fy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